资本狂客蔡小如:陷21公司40亿并购泥潭 达华智能15亿债务靠甩卖标的还债

利来国际最给利的老牌

2018-10-05

>资本狂客蔡小如:陷21公司40亿并购泥潭达华智能15亿债务靠甩卖标的还债资本狂客蔡小如:陷21公司40亿并购泥潭达华智能15亿债务靠甩卖标的还债 长江商报记者魏度实习生贺梦洁38岁执掌达华智能()、金莱特()两家A股公司,创二代蔡小如大举并购之后变身偿二代,目前正在甩卖并购标的还债。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2012年接过父辈权力棒,蔡小如推动达华智能疯狂并购,几年之间,成功完成了对21家公司收购,涉足第三方支付、金融租赁、保险等类金融领域,耗资超40亿元。

与此同时,他还出资亿元控股了另一家公司金莱特。 大肆并购之后,经营业绩突然大变脸,股价大幅下跌、并购标的业绩未达预期,债务高悬的达华智能也面临着较大偿债风险。 今年半年报显示,公司净利润由预盈2亿元到亏损逾2亿元,资产负债率升至%,预计有15亿元短期内需要偿还。 为此,公司收缩战线,频频甩卖并购标的还债。

不过,截至目前,出售卡友支付、润兴租赁股权事宜未见实质性进展。 值得关注的是,达华智能业绩变脸披露前,高管密集离职,蔡小如也辞去董事长职务,并套现近38亿元。 此外,蔡小如对达华智能、金莱特的股权质押比分别为%、100%。

今年以来,两家公司股价调整幅度较大,蔡小如高比例质押存在平仓风险。

标的业绩不及预期实际净利与预告少4亿达华智能交出了上市近8年来最难看的成绩单。

今年上半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亿元,同比增长%,净利润为巨亏亿元,同比大降倍。

2010年12月上市的达华智能,主营非接触IC卡、电子标签等各类RFID产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其非接触IC卡市场占有率曾达9%,成为国内最大的非接触式IC卡制造商。

上市以来,虽然公司盈利能力有起伏,但净利润总体上呈现上扬之势。 数据显示,2010年至2017年,公司净利润从亿元增长至亿元,7年间增长了3倍。

今年上半年,达华智能也曾在4月发布的业绩预告中大尺度释放利好,预告称2018年1—6月净利润为亿元至亿元。 这一利润水平超过历史上所有年度利润,谁料想,三个月不到,业绩大幅变脸。 今年7月14日,公司大幅修正预告业绩,盈利2亿元转为亏损2亿元,转眼之间,利润少了4亿元。

只过了短短3个月,为何业绩落差如此之大?达华智能解释,出现上市以来最差业绩,主要有3个方面原因,即融资规模增加、财务费用增多,加上对联营企业投资收益下降及对部分资产计提了减值准备,导致公司业绩比上年同期出现下降。 上半年,公司财务费用亿元,仅比2017年全年少亿元,投资收益为亏损亿元,而真正使达华智能预告业绩与实际业绩大幅变脸的,是公司筹划出售卡友支付事宜未能完成。

公告显示,按照达华智能原有计划,今年初筹划以亿元出售卡友支付100%股权,公司将实现亿元的投资收益。

长江商报记者采访发现,达华智能业绩变脸,不仅仅是出售卡与支付因素,而且与并购标的业绩未达预期密切相关。

今年上半年,公司此前收购的新东网等业绩均不理想。

其中,新东网亏损万元。

持股30%的联营企业润兴租赁原本承诺今年全年实现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不低于5亿元,而上半年亏损亿元。

盈利能力大滑坡或早有征兆。 二级市场上,公司股价从去年底开始下行,今年3月,公司宣告重大资产重组终止,股价上演4连跌停,此后一路下探,至6月15日重组停牌前,收报元。

3月以来,股价累计跌幅达接近50%。 值得一提的是,在披露业绩变脸前,公司原副总裁关静东,原财务总监、副总裁陈开元,原副总裁蒋晖、董学军等多名高管辞职,公司实控人蔡小如也辞去董事长一职。

外延式并购21家公司转身就被甩卖大举并购让公司债务压力陡增。 而从上市第二年开始,达华智能就走上了外延式并购扩张之路。 据长江商报记者不完全统计,2011年至2017年,达华智能共完成对21家公司的并购,合计耗资亿元。 具体为,2011年,公司一口气收购了5家公司,分别为惠通九方%股权、青岛融佳51%股权、武汉世纪金桥51%股权、广州圣地%股权、江西优码%股权,合计耗资亿元。 2012年,公司收购了苏州迪隆62%股权。

2014年,公司又将惠通九方、青岛融佳、苏州迪隆、广州圣地等剩下股权全部收购,这些公司进而成为公司全资子公司。

2015年至2017年,公司继续大踏步前行并购,相继将卡友支付、金锐显、德晟租赁、鹏程保险等纳入麾下。

上述并购中,规模较大的并购有,亿元收购新东网100%股权,亿元收购卡友支付100%股权,亿元收购金锐显100%股权,10亿元收购江苏润兴租赁40%股权,亿元收购TOPBEST100%股权。 其中,2015年以亿元收购江西优码%股权,而在2011年收购其%股权仅为亿元,标的4年之间估值增长近10倍。 今年以来,公司在经历一次并购重组失败后,正在推进第二场并购重组。

上述标的中,卡友支付为第三方支付公司,润兴租赁及德晟租赁为租赁行业公司,鹏程保险为保险公司。 此外,公司参股的马来西亚ASN、斯里兰卡Supremesat为通信卫星公司。 在这些并购中,不乏高溢价并购,如收购新东网溢价4倍,上述收购完成,公司商誉接近10亿元。

通过外延式并购,达华智能业务涉及物联网、OTT、小额贷款、通信等多个行业。

公司表示,致力于成为全球性的通信软硬件产品及综合解决方案提供商。

有意思的是,并购刚刚完成,大部分并购标的正好处于业绩承诺期,达华智能转身就开始甩卖。 最先被列为出售对象的是卡友支付。

不过,从今年年初至今已过8个月,该项资产出售尚未获得央行批复。

在此期间,卡友支付还被央行处罚,除受警告外,卡友支付还被处以没收非法所得及罚款合计2583万元。 同时,央行要求其一年内有序退出25省的银行卡收单业务。

第二个出售的是曾是其盈利大户的润兴租赁,拟售价为9亿元至15亿元。

从目前来看,两个被出售标的今年以来业绩滑坡。

对于刚刚完成收购就出售,公司解释称系公司业务转型,将逐步剥离包括类金融等在内的业务。 公司偿债压力大,蔡小如套现近38亿达华智能急于出售并购标的与其偿债压力较大密切相关。

在半年报中,公司表示,产业转型,公司确定逐步剥离包括类金融在内的业务,主要是回笼资金、降低负债,集中资源重点发展通信和物联网业务。

其实,公司的偿债压力不小。 财务数据显示,截至今年6月底,公司流动资产亿元,其中应收账款亿元、存货亿元,二者合计占流动资产的%,货币资金只有亿元。

同期,流动负债亿元,其中短期借款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亿元,二者合计亿元。 毫无疑问,亿元资金无法偿还近20亿元债务。 从资金缺口看,大约有亿元负债需要在年内偿还,公司现金流净流入较少,考虑到出售润兴租赁收回资金约为10亿元,还将有约15亿元资金缺口。

虽然公司正在筹划出售卡友支付拟收回资金亿元,但因近期卡友支付被央行处罚,出售事宜面临较大变数。 因此,公司存在较大偿债压力。 此外,截至6月30日,公司资产负债率升至%,流动比率、速动比率分别为倍、倍。 这些指标亦表明公司存在较大偿债压力。 达华智能腾挪资产缓解偿债压力之时,股东们却忙于减持套现。

达华智能控股股东、实控人蔡小如的持股比一度高达%,上市后,蔡小如持股比例下降至%。 自2014年起,蔡小如开始大笔套现,通过4次减持,共套现亿元。

除了在二级市场减持,蔡小如还通过股权转让形式套现。 2016年、2017年,蔡小如先后将亿股协议转让给中植系,套现亿元。

至此,蔡小如持股比降至%,合计套现亿元与此同时,公司高管娄亚华、陈融圣、王英姿等多人实施减持套现。 值得一提的是,双线作战的蔡小如资金仍吃紧。 截至目前,其所持达华智能的亿股关质押比为%,金莱特的股权质押比则高达100%。 针对上述问题等,长江商报记者向达华智能发去采访函,并多次致电,截至发稿时止,未获得回复。

责编:ZB。